净土思想的善导者——中国网采访净宗法师

2014年5月15日,国家官方媒体中国网“中国访谈”栏目组赴安徽宣城弘愿寺,对净宗法师进行了一次题为《净土思想的善导者》 的采访。

【以下是根据采访录音整理成的文字。】

各位网友,大家好!

今天我们访谈演播大厅,来了一位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己任,并且也是深受广大僧俗好评的法师,他就是安徽宣城弘愿寺的住持——净宗法师。

【中国网】

净宗法师,您好!阿弥陀佛。

据我们了解,您是一位具有高学历的出家人,在1990年就皈依佛门,1994年辞去公职,正式出家修行。我大概算了一下,1994年您应该是28岁左右。在那个年龄,按照我们一般人来说,正是朝气蓬勃,或者说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的年龄段。在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经历,什么样的机缘,让您作出了出家的决定,跟我们网友谈一谈,好不好?

【净宗法师】

一般来讲,我们出家人不怎么谈这些,因为都很平凡、很平常。但是,如果不说几句,可能大家又觉得没有立体感。我平时在这个方面也说得少,你这一问,就想起当年出家的情形。

我28岁出家时,没有一个人赞成,家人、同学、同事、领导,有来挽留的,有来阻止的,也有叹息的,也有落泪的……最终,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出了家。

当时出家是经过慎重选择的。出家之前,已经经过了4年的时间,读了一些佛教大乘经典。年轻的时候思想比较活跃,对人生的问题思考得也比较多,就觉得这里面有给我人生带来幸福的真理,而且有所有人都需要的光明。一个在沙漠中的旅人,他迫切地需要水,虽然还没有得到一弯清泉,可是看到了有水的迹象,比如泥土很潮湿,那么这个人会坚持不懈地挖下去。我当时的心情就是这样的。佛教是我幸福人生的根本追求,也就是真理光明的所在,所以有一种很大的力量推动着,一定要走这个出家路。因为感觉如果不出家,可能不能完成这件事情。就是这样。

【中国网】

就是说,佛教里面,有您今生要追求的人生理想,可以这么说吗?

【净宗法师】

是这样的。

【中国网】

从1994年出家,至今也有20年了。20年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不短的一段时间。您这20年的经历,也是我们广大网友非常感兴趣、想知道的。请法师给我们分享一下20年以来的出家经历。

【净宗法师】

是的。当初是小和尚;现在20年一过,我都成老和尚了,时间确实过得非常快!

20年来,我想大致有这么三个阶段:第一是苦闷求法的阶段,第二是感悟念佛的阶段,第三就是弘法布教的阶段。

第一个阶段为什么说是苦闷求法呢?就像刚才所说的,感知到佛法当中有光明,有我内心所追求的理想,可是并不能马上得到。那么,在这一段时间,内心是很苦闷的。这种苦闷比世间任何的苦闷都要深重。它像什么呢?比如一只蜜蜂,被人家追赶,看前面是一个窗户,它就飞过去,可是被玻璃挡住了。它知道这里一定可以过去,因为有光明,是通向外面的,是可以冲出去的,但是它没有透达。我也知道佛教里面有我的理想,有我的光明,有我的幸福;但是我走到这个地方来,挡住了,就是心没办法通过。虽然看到前面有光明,可是通不过,这个时候就很苦闷。

我当时将近30岁。,寺院里有些年轻的小沙弥比较调皮,有时会打打闹闹,我看到他们打打闹闹,都会很黯然神伤地离开。因为佛教讲的就是了生死、成佛道,要得到解脱,但是我还没有达到目的,这种苦闷使得我茶不思饮、饭不思食、夜不能安卧。

每天的早晚课有一句话,就是:“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今天又过去了,我们的寿命又减少了,就好像鱼养在水缸里面,这个水缸是漏的,水每天往下滴,越来越少,那这条鱼在里面有什么快乐呢?我们的人生过了一天,寿命的水就滴了一点。在水滴干之前,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回到大海,不然的话就死路一条。所以,每当唱到这个地方,心里就很紧,揪得很紧。

这种状况,从我接触佛教,一直到出家以后的一段时间,大约持续了7年的时间。这7年是过得很苦闷的。

我接触佛教时,人比较年轻,自视比较高,是从禅宗入手的,像《金刚经》《楞严经》,在这些基本的大乘经典上比较用心。后来,就转到了净土法门,对净土法门很有好感和倾向;但是仍然没有安心,内心没有稳固的法喜。

几年之后,经过了所谓的沉淀也好,或者积累也好,或者佛菩萨的暗中加持也好——因为人有诚心,佛就有感应——我就接触到了善导大师的念佛法门。

我一接触到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所有的疑惑通通都解开了,就是感悟念佛。悟到什么?就觉得佛教所讲的,以前所说的一切理论,今天终于成为现实!比如《心经》里讲“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又说“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这些话都是经文所讲的,可是,在此之前都没有落实到心中。“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可是似乎跟我不相应,因为我心中还是很苦闷。但是,一旦了解了善导大师所讲的念佛法门,我真正觉得这句经文就落实到了心中,就知道真正的佛法能让我们“除一切苦,真实不虚”。这样再来看佛经,就感到特别亲切,佛是如何的大慈大悲,如何的一切智人。以前就觉得这些只是赞叹的语言,没有落实在我们心中;可是一旦感悟到念佛之后,就觉得这一切是那样的亲切自然,那样的贴切,所以,心中所有的迷雾都散开了。就好像刚才讲的这只蜜蜂,最初不断地撞玻璃,突然旁边有个窗户一开,就出去了。那个时候,它有一种得救的欢喜,感到前面有广大的天空,也不再被人追赶。这是第二个阶段。

一旦了解这个法这么好,就非常热心地想告诉所有人,于是就走向了弘法布教的路程。就好像这只蜜蜂飞出去了,它又飞回来,呼唤它的同伴:“你们要从这个地方离开,就没有危险了。”

这后面的时间就比较长了,大概经过了十六七年,一直都在做这项工作。这项工作也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初期的弘法,辗转各地。那个时候也还年轻,怀着一颗虔诚的心,一种执著追求的心,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不停地游走。我现在非常怀念初期弘法的日子里所走的地方。为了弘法,除了西藏、新疆、青海和内蒙古,中国大陆其他省份都去过了。我没有道场,也没有背景,只是靠一颗心;但是也受到很多信众的欢迎,从一个山区到另一个山区,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跟他们坐在一个热炕头上,有时候坐在一节列车里面,这样就形成了一定的信众基础。

在这之后,就走向第二个阶段。因为信众越来越多,光靠我们这样口舌去讲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就前进到第二步:印书流通。

经书流通之后,效果就更加明显了,很多信众,包括一些出家师父都会聚拢过来,他们就要求一定要有一个道场。那时候我们都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都在走动。所以就到了第三个阶段:建寺安僧。今天的弘愿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建立起来的。

目前是处于第四个阶段:讲法教学。这个阶段的主要工作,就是把这个法门主要的经典,把祖师的传承,系统、完整地讲解出来,教导后学,让大家可以参考。

这些年大致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从外表来看,好像是我们个人在努力,其实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就是阿弥陀佛,在推动着我们去做。个人是没有这个力量的,靠个人不可能有半点的成绩。在弥陀无形之手的推动下,也有更多的信众、法师、莲友,大家共同来做这件事情,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成效的。

【中国网】

非常精彩!您大概和我们分享了这20年您的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求道过程中的痛苦和艰辛;第二个阶段,可以说是求道过程当中的一个突破口,一个提升,就是您接触到了净土法门;第三个阶段,一旦您得到之后,就非常迫不及待地去传道,去弘法:经历了这样的三个过程。我们网友对您这20年的经历,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我们知道,弘愿寺坐落于安徽宣城敬亭山。敬亭山自古以来就有“江南诗山”的美誉,唐朝大诗人李白就曾经七次登上敬亭山,并且留下了“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的千古绝句。您在这样一个具有深厚历史文化,还有深厚佛教背景的弘愿寺做住持,有什么样的感受?

【净宗法师】

答:对,确实是有些感受的。我们虽然生活在现代,其实每个人对历史和文化都有自己的认识。我觉得,一个人如果负责任的话,他应该对得起历史,也应该能够走向未来。

弘愿寺,作为一个有一定影响力的寺院,有着历史和文化的广大背景。尤其是在当代,有这么多的信众,千千万万人的心聚在这个地方,我在这里担任一个领头人,感到责任特别重大。我们怎样领导这个团体和千千万万的信众,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责任,是肩上的一个重大的担子。以我个人来讲,我的德行是完全不足以挑这个担子的,可是又该如何来走这一步呢?

我个人的感受,就是一定要以法为中心。以法为中心,就能够保证团体有一个灵魂。

以法为中心的潜台词,就是不能以个人为中心。因为,在寺院里,作为领导人,或者作为一个宗教团体的代表人物,很多人会把眼光聚在你的身上。宗教团体和一般团体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企业,企业的团体目标很简单,就是为了追求利润,获得利润之后合理分配,大家心也就平了,所以是比较单纯的。寺院这个团体看上去很松散,什么人都可以来,信众可以今天来明天不来,出家法师可以今天来明天背包走,所以看上去很松散;但其实它的内核是比较坚固的,因为它是靠信仰的凝聚力。同时,寺院当中也没有世间的手段,比如在经济上或者职位上去调节大众,大家也不是为了这个来的,都是来奉献的;出家人也是这样。所以,世间的行政和经济手段是一样都不灵的。

不过,另一方面,别人把所有的心都倾向于你,如果你得到他的心,他全身心都会依托。所以,这种仰赖、这种拜托是非常凝重的。作为一个寺院的负责人,承载了别人很大的依托。比如说托孤,这个人要死了,把他的孤儿托给你,这是非常殷重的托付,这是一辈子的事情。现在人家来了以后,是把他整个心、把他的幸福托给你。大家为什么来到寺院?往往是因为在社会上有一些不平,或者因为感觉社会不清净,或者受到伤害,或者在世间感到很迷茫,心没有出路,所以来到寺院。所以,这种托付,如果是一个人,你还可以应酬,如果是千千万万人的托付,你想想看,要有怎样大的心力?我们毕竟是凡夫,我们个人是承载不起这份托付的,只有以佛法为中心才可以。因为大家是奔着信仰来的,那只要以佛法为中心就可以了。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以法为中心。

以法为中心,第一个好处就是平等,没有高下。寺院的负责人、执事和信众,都是平等的,这个法给大家的滋养和利益是完全一样的。这样就很好。

第二个好处,它会给人坚定的力量。在需要作决定时,这种力量会促使你坚定地站稳立场。可能多数人认为某件事应该做,但是在我这个立场上,我很可能会说不可以;相反,也可能很多人说某件事不可以做,我却会说一定要那样做。在世间来讲,可能是民主表决;但是在寺院这个团体中,特别是在法义的修学方面,是不能靠投票来解决的。比如说,你是引路人,这一团人在峡谷当中迷路了,他们投票说该往这里走,可是你明明知道那是死路,走不出去,总不能说“那好吧,你们大家都决定了,我跟着你们走吧”,那是不可能的!那一定要说“不可以!此路不通,一定要跟我走!”因为引路人对整个状况是了解的。

要作决定,只要看符不符合佛教的教规、教义,符不符合众生的心理趋向,对个人、他人、团体、社会,对佛教和世俗,如果都符合法的精神,就一定是正确的。所以,即使你作出的决定跟大家不一样,你也会有力量坚持。而这种坚持的力量,往往会给大众信心,所以大家都会好好地跟从你。这是第二个好处。

以法为中心的第三个好处,就是清净。如果以个人为中心,那会很染污,也会增加很多是非。人往往都是人情长短,或者说“你嘴巴大,那你讲的算数”,不是那样的。如果以法为中心,大家心里都能感受到幸福,方方面面的利益都是很自然、很微妙的,都能照顾到;就像刚才讲的,各方面的利益都有一个共通性。如果像世间那样带有人情观点的话,就很可能会倾向于自己的利益,进而损害对方,结果就是损人不利己。如果以法为中心,所有的人都能平等得利益。

以法为中心的第四个好处,就是能够避免大的缺失。在宗教团体中,比较容易形成个人崇拜。个人崇拜有很大的不稳定性,而且会滋生很多毛病;如果发展到极端,对社会、信众就非常危险了。比如古今中外的一些邪教组织,往往都是搞个人崇拜,把光环套在自己身上。那以法为中心的话,就一切都要走向法,走向佛陀那个地方,这样就会很平静,对这个团体的健康和有机、有序、正常的生长,就非常有帮助。

这是我个人的心得。

【中国网】

说得非常好。

做住持,肩上的责任非常重大,因为你要把握寺院的发展方向。

【净宗法师】

对的。

【中国网】

刚才您说了对外弘法,我觉得对内您也在弘法,以法为最终标准,增加内部的凝聚力和稳定性。

【净宗法师】

是的,你总结得非常好。

【中国网】

谢谢。

就我所知,弘愿寺可以说是弘扬善导大师净土思想最著名的一个道场,请您谈一谈,它为什么能赢得这样一个说法或者地位?

【净宗法师】

我们倒没有这样的自我定位。不过,这样问起来,应该也有一些实际的原因。

第一,我们宗旨非常专一。有专才能做到精。现在有大超市,也有专卖店,我们是专卖店型的。佛教也好,学术也好,宗派也好,都非常博大精深。甚至一门一派,你能专精的话,都是非常不容易的。

弘愿寺是特别突出善导大师净土思想的。中国净土宗十三位或者说十五位祖师,在弘愿寺系统里面,我们是专门突出善导大师的。这不是对其他祖师的否定,只是说要有一个主帅,像一条长龙,一定要有个龙头。作为一个宗派,一定要有个领袖人物,把他的思想打出来,就可以统帅。这样在弘法的过程当中,旗帜就很鲜明,就很有力量。这是我们的宗旨。

在理论上,我们完全依据善导大师的思想;在实践上,也是依据善导大师的思想,来建立大众的修学行仪。弘愿寺的方方面面,比如牌匾、对联、文化的宣传,殿堂里面本尊的供奉,外形的建筑,还有它的文化标识,都有个核心,就是善导大师,这是我们的特点。

在这种特别的情况下,就会形成一种氛围,任何人来到这个寺院,都会有一种明显的感受,感受到一种凝聚力,方向明确,让他的信仰有一个明确指向。而且这也很便于寺院的管理,不相应的人会自己离开,留下来的就会心往一处使,同心同德,这就省了很多事。

弘愿寺很干净,很整齐,这是自然形成的。比如我们的广场上连一个卖香的都没有,当初建的时候,很多人就说“我要在这里卖念珠”“我要卖香”,但我们建好了一个都没有来。为什么?因为整个气氛让他觉得没有生存的市场,也没有这个必要。弘愿寺走进来让人觉得很干净,这都是我们莲友自发清扫的,我们也没有请工人打扫,都做得很好,很感恩大家。

第二,时间比较久。这十几年来,我们都是走善导大师净土思想这个路线。

第三,信众基础比较广泛。大家可能会口口相传。

第四,有一定的弘法成效。举个例子来说,弘愿寺现在所流通的经书法宝,大约有九十多种。虽然从数量上看并不是很多,但是多数都是原创。有一些寺院、道场也在流通,不过往往都是翻印刻本。当然,我们的书有几个系列,像经典、祖师的著作不是我们原创,但是加入了很多的后续工作,比如说按照国家的标点符号标准进行重新标点,加科判、眉注和图表,加以梳理。这样的梳理工作,一本书可能要花好几年的时间,比如《善导大师全集》,还有《净土宗圣教集》,都是众多法师和居士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完成的,这里面有很多的劳动。其他大大小小的书都是跟这个法门的法理一脉相承的。这些书连续不断地出来,这样就会在信众当中形成一定的影响。

【中国网】

我觉得能够赢得这样一个说法,肯定就是咱们做出了很多、很大的努力,花费了很多工夫,才出这样的成效。

法师,刚才您多次提到“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我想很多网友可能不是很了解,请您给我们阐述一下,到底什么是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

【净宗法师】

好的。

一般的网友可能对善导大师比较陌生。善导大师是唐朝人。

中国佛教最鼎盛的时期,就是在隋唐时期。中国佛教跟印度佛教的差别,就在于它是宗派佛教。佛教从印度传到中国之后,就形成了八大宗派。八大宗派的形成是必然的,它对中国佛教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净土宗就是这八大宗派当中的一宗,而且是信众基础非常广泛、生命力非常旺盛的一个宗派。净土宗这个名字,虽然普通网友可能没听过,但是一句“阿弥陀佛”,几乎是没有人不知道的。只要是念阿弥陀佛的,简单地说,就可以把他归入净土宗了,因为阿弥陀佛就是西方极乐净土的佛,是净土宗的宗主佛。

隋唐时代的善导大师是开创净土宗的祖师,在佛教内部,他享有非常高的声誉,被称为是阿弥陀佛的化身。他每念一声佛,口中就有一道光出来,因为他二十几岁就已经证入很深的三昧圣境。所以,唐朝的高宗皇帝就给善导大师一个封号,称为“光明大师”。

在中国的佛教界,各宗各派的祖师大德都在弘扬净土,他们也都有自己的思想。那么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到底有什么特别呢?

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很纯粹,很系统,所以他才能成为一个宗派的创始人。他的传承,就是依据昙鸾大师和道绰大师。善导大师的思想,概括起来可以用八个字来说明,就是:

本愿称名,凡夫入报。

这两句话八个字,有四项内容。

首先就是“本愿”。“本愿”这两个字,在大乘佛教当中是非常重要的,小乘佛教升华到大乘佛教,主要就是有本愿思想。本愿,就是佛菩萨在因地所发的誓愿,比如说地藏菩萨的本愿,药师如来的本愿,释迦佛的本愿等等。菩萨在累劫修行当中,要怎样上求佛道、下化众生,要建立什么样的国土,怎样来利益众生,发的这个愿就称为本愿。

本愿也有所谓的“通愿”和“别愿”。通愿,就是所有菩萨共通的,也就是我们一般讲的四句话——“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这叫四弘誓愿;别愿,特别的誓愿,像阿弥陀佛四十八愿,释迦牟尼佛五百大愿,药师佛十二大愿,这都属于别愿。

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主要强调的是仰靠阿弥陀佛的本愿力。阿弥陀佛因中的本愿已经实现了。这个愿望实现之后,就有一种力量,简单讲就叫作本愿力。比如这里有条河,过不去,有人发心建一座桥,让人们安全渡河,这是他的本愿。这座桥一旦修好,这个本愿就实现了,人们就自然可以安全渡河。

阿弥陀佛的前身叫作法藏比丘,当年他发了四十八个本愿,其中有一条愿就说:如果我成佛的时候,只要众生称念我的名号——“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我就用光明来保护他,让他现生平安利乐,临终我就接引他到我的净土来,使他永远告别苦恼,到我的净土成佛,这是我的本愿。经过了无量劫时间的修行,法藏比丘这个本愿实现了,十个大劫之前他成佛了,叫阿弥陀佛,不再叫法藏比丘了。他一旦成佛,就标志着他的愿望已经达成,桥已经建好了。任何人只要念他的名号,就等于跨上了这座桥,就可以通过“南无阿弥陀佛”这座六字之桥,走向幸福的彼岸。

这是“本愿”两个字。

“本愿称名”,就是按照阿弥陀佛的本愿,来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这是阿弥陀佛在本愿中所规定的。现代人工作很忙,外在的环境很繁杂,内在的烦恼也很深重,如果靠自己修行戒律、禅定、智慧,绝大多数人难以成功,太难了。所以,阿弥陀佛当初发愿就说,这些都属于难行道,要靠自力修行很难成功;请你靠我本愿的力量,请你称念我的名号。所以这叫“本愿称名”。

称名谁都可以做到,就是口中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像我们出家人走出去,小孩子看见我们,他会自然喊一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他会自然地喊这一句,那这个名号就念出来了。所以,不管老人、小孩,有智慧、没智慧,都可以念。如果要求学习经典,可能要识字;可是这个名号谁都可以念。你念,你就得到;你念,佛就听到,佛的光明就会照耀到你。所以,本愿称名非常简单。

这句“阿弥陀佛”的来源,一般人理解不到,以为要怎样虔诚才能念佛。如果知道这是本愿,他就会明白,这是阿弥陀佛在呼唤我们,源头在佛那里。这样,我们内心和佛就很容易沟通。

“本愿”是一个根本的理论基础,而“称名”是行法。称念阿弥陀佛,是一个修行的方法。这个修行方法,是阿弥陀佛给我们选好的。就像妈妈对小孩子,小孩子还不会煮饭,妈妈就说:“你饿了就喊我一声。”小孩喊:“妈妈我饿了!”那好,妈妈马上给他做。

阿弥陀佛说:“你需要什么就念‘阿弥陀佛’,我就来成就你。”这个思想,就是所谓的他力思想。他力思想特别符合我们这个时代。古时候,你要找一个远方的人,可能要跑断腿;而现在,手机一按马上找到他,这就是利用他力。一个小时可以从这里飞到北京,靠的是飞机的力量。从此处运到彼处,只要你把身体放上去就行了,这只是物理学层面。而佛法是心法,要想让阿弥陀佛把我们从此岸运到彼岸,关键要看我们是不是把心放上去,我们的心是不是完全仰靠阿弥陀佛。如果我们的心彻底归命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就能运载我们,把我们运到西方极乐净土。我原来是学航空的,我觉得这个例子确实能够说明这个问题。关于这一点,我也专门写了几篇文章,来让大家了解佛法他力救度思想的简便、殊胜。

这是第二“称名”。

第三就是“凡夫”。

一般的法门,对修行者是有很高的要求的:要么要求你出家,一般的出家还不行,还要深山苦修;最基本的,刚才讲了三个科目,叫作三学,就是戒、定、慧。首先是严格的戒律,因为戒律做不到就不要谈修行。在家有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这是最根本的五条,是在家人的戒律。出家人的戒律就更多更细微。精严持戒,如法生活,才能遮止很多障碍,心才会慢慢地调伏,才有可能修定。如果不持戒,在山洞里打坐,那是非常危险的,可能要吐血。必须通过戒律的训练,才有可能走向禅定修行。

可是即使禅定的功夫再深,仍然不能解脱生死。禅定是共外道的,就是说佛法里面有禅定,道教、其他世间宗教也有禅定。

禅定之上,必定要启发智慧。佛教所讲的般若智慧,是佛教的特别内容。无我、空性的般若智慧,这个智慧产生之后是无我的,这样迷茫就被切断了,你才可以出离生死。

这个过程太难了,所以称为“难行道”。要走这条路,必须是圣者的根机,能够清净严格地持戒。近代有一位非常有名的大师,就是弘一大师,他是弘扬戒律的大德。弘一大师他自己怎么讲?他说:“我是连五戒都持不清净的。想到自己出家这么多年,越来越感觉到自己从内心里面像一个畜生!”我们听到感到很震惊,这样一位祖师大德,他怎么能讲这种话?那是因为他真正拿着佛法的镜子,一照,才知道内心是多么的污秽,修行是多么没有力量。这种修行是难行道,太难了,要求我们有圣者的根机。

而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是以凡夫为本,这也是阿弥陀佛的本怀。我们烦恼重,有很多不自在,自己没有办法。比如一只蜻蜓,扑上了蜘蛛网,它的挣扎只是给蜘蛛传递信息,挣扎得越厉害,蜘蛛就把它缠得越紧;想要解脱,必须有人把网打开,把它放出去。

我们也一样:我们在这个世间,妻子、丈夫、儿女、工作,每天所想的,离不开贪、瞋、痴。我们凡夫众生,一方面知道贪瞋痴不好,另一方面,离开贪瞋痴就没法过日子了。我们就是这样的凡夫,烦恼的罪业众生。在这种情况下,你说要靠自己修行解脱,谈何容易!

普通大众,芸芸众生,内心渴盼的是一种圣洁、高尚的慈悲救度力量,因为我们自己根本没有力量。而善导大师所阐发的阿弥陀佛的救度,正是这样,它使任何凡夫都能看到光明和希望!

这是“凡夫”二字。

“入报”两个字,是代表救度的境界。“入”就是进入,“报”就是报土。报土是佛教的特有名词,是相对于化土的。菩萨成佛后,是住在净土里面的,这个净土是菩萨修行所感的,是他修行的果报——这是真正的“善有善报”。这个报土非常清净庄严,一般人是够不着的。

按照通途的教理,佛的报土境界,圆教初住以上的菩萨才有可能生在佛的报土。初住以上的菩萨破了无明,证悟了法身,跟佛的境界才有一定的交集。就像帝王的皇宫,大臣才可能到皇宫,我们老百姓怎么能到皇宫里去呢?连地方大员都不行。所以,只有大菩萨才有可能生在佛的报土。可是众生都希望亲近佛,佛也希望度众生,那怎么办呢?佛就化现一个世界,就是化土。化土是应众生的根机来显现的:你在什么样的层次上,他就示现什么样的国土,让你可以在这里生存,在这里得到教化。化土有净土和秽土之分,我们这个世界就属于秽土,释迦牟尼佛化身来到这个地方教化我们。

对于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善导大师之前有两种解释:

第一种说,凡夫可以去;不过,凡夫能去的地方总不可能是佛的境界,所以极乐世界是化土。

第二种说,极乐世界是报土,所以凡夫当然不能去;经中虽然说凡夫可以去,那只是“别时意”——怕说不能去你又退心,就说可以去,实际上你要经过生生世世累劫的修行,到时候才可以去的。这种思想出来以后,大家就没有信心了。

善导大师出世,就专门说明,凡夫是可以即生到达弥陀报土的。善导大师自问自答:如果靠自己的力量,阿罗汉圣者都到不了报土,那凡夫怎么可以去呢?答:如果要靠凡夫自己,当然去不了;可是只要依靠弥陀的本愿力,就必定可以到达。比如我们从这里到北京,马拉松运动员十个小时也跑不到;但是如果坐飞机的话,一个老太太一个小时就可以到达,靠什么?靠飞机的力量。

所以,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第一就是“本愿”,这是一切理论的来源和基础;第二“称名”,称名也是本愿所规定的一个修行方法,是很简单、很容易的,我们任何凡夫都能做到;我们所得到的利益,就是直接进入阿弥陀佛的真实报土——“凡夫入报”。

这就是“本愿称名,凡夫入报”。

关于报土和化土,打个比方可能更好理解。深圳有一个锦绣公园,这个公园把全国甚至世界各地的著名景点做成模型放在里面,供人观赏。但是在模型上看到的,跟实际的景点是有很大差距的。建一个微型的黄果树瀑布景观,跟真正的黄果树瀑布是不能相比的。化土就好像佛菩萨做的微型景观,你不能到真正的报土去,只好做一个让你看,其实它跟真正的报土差别非常巨大。

善导大师的思想说,我们任何人,只要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可以直接到佛本有的、真实的报土境界。这个与其他诸师解释的差距就非常非常大了。

关于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就简单跟大家介绍到这里。

——- 上集完 ——–

【中国网】

刚才您说了,其他的修行有很高的条件;而念佛修行比较简单,只要本愿称名,念“南无阿弥陀佛”就算是一种修行了。这么说的话,这修行真是非常简单。既然这么简单,还有什么更深的东西需要我们去钻研、让我们去修行的呢?

【净宗法师】

其实,我们说净土法门简单,是在众生领受这方面说的。它本身的教理是非常非常深的,所谓“唯佛与佛乃能究尽”,它是诸佛所行境界,不是凡夫境界,连观世音菩萨这样的大菩萨都只能大概知道,所以它是非常深的。

比如用手机,告诉老太太说:“你想和美国的儿子通电话,只要按这个按钮就行了。”很简单。但是,这背后的原理是比较复杂的,涉及到物理学理论、电子元件的制造、运营商的运营等等。

我们坐飞机的时候,关于飞机空气动力学的原理我们一概不知道,我们只是乘客;但是只要我们坐上飞机,飞机的所有原理我们都用上了,因为飞机是已经实现了的东西。可是,一些科研机构,他们的工作是研究原理,比如研究外太空,它并没有展现为一个实体产品。所以原理和实体产品之间有相当大的落差。

净土法门不单是在谈原理,而且已经成为事实。有了西方极乐世界的净土,有了现在众生可以随口称念的名号,原理已经成为一个产品,所有的教理都已经包含在这个事相当中。这正是它高超的地方。如果你离开这个事,还在那里讲理,那很可能这个理还没有圆满,就好像还在科研阶段。

现在,有些大菩萨,他们可能还在研究佛教的原理,要建立自己的净土,他们有他们的任务。作为普通的社会大众,我们只是产品的使用者,比如手机、电脑,我们未必要成为专家才能使用。同理,作为普通的修行者,我们只是六字名号的使用者,简单讲就是消费者,来享受阿弥陀佛的结晶产品。至于它的甚深原理,诸大菩萨都是研究员,他们在研究。

作为净土的行者,最重要的是称名,信顺阿弥陀佛的救度。阿弥陀佛怜悯我们走不了难行道,所以才让我们称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它就是一个简便的易行道,这是它的特点。有的人可能觉得“这个太简单了,我英雄无用武之地了”,请你静下心来研究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这里面很深,甚深无比。

【中国网】

我们佛教的精髓就是大慈大悲,它的宗旨就是普度众生。它的一个原则就是教育,或者说让人们不要去做坏事。佛教当中有个典故,流传着一句话,叫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现在有些人居然拿起屠刀,砍杀无辜平民。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净宗法师】

是的,这已经成了一个严肃的社会问题。你刚才说的对佛教的认识,虽然讲得不长,但是很精到,就是佛教的精髓、佛教的宗旨,以及佛教的职责。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几乎成了成语,大家都知道这么一个说法。首先,这种说法是很温暖的,给了每个人希望——即使是举着屠刀的这样一个恶性的人,他只要放下屠刀,他站在那个地方立即就可以成佛,这个巨大的反差,让任何人不失去希望。所以,这两句话的流行,是很给我们希望和寄托的。

大家可能比较喜欢听故事,我把这个典故稍微地演绎一下。这个典故有好几种版本,其中一种就跟善导大师相关。这件事情,记载在《佛祖统纪》这本书中。

唐朝时候,善导大师在首都长安弘化,教人念佛。大师弘化特别有力量,念佛人特别多,达到什么效果呢?传记里用四个字来形容——“满城断肉”。那就不可想象了!当然,不是说一个吃肉的都没了,就是说满城的人因为了解了阿弥陀佛的慈悲,自然会珍爱生命,他们就吃素了,不吃肉了。

这个当然很好,可是也有一点点负作用:影响了屠宰业,肉卖不出去,屠家没有生意做了。就有一个姓京的屠夫,这个京屠夫很愤怒,提了一把刀,跑到善导大师当时所在的寺院,气得要杀人。像善导大师这样的人物,“德人觌面,恨意全消”,这个屠夫一看见善导大师,就觉得大师很有德行、很慈悲,当下就放下屠刀了。

这时候,书上说“指示西方,现净土相”,古文记载很简略,因为善导大师有非常深的三昧定力,有很深的神通境界,和西方净土遥相呼应,他用手这么往西方一指,天空中就显现出来极乐世界的景象。我们敢想象吗?他念一声佛就出一道光明,他手一指,净土就显现出来了!所以屠夫当下就非常感动:“还真的有这么好的极乐世界!”他想到自己的罪业,又想到自己这样卑劣,还居然发了这么大的一个恶心,想找大师的麻烦……所以他就忏悔,说:“大师,我也想往生!”他就开始念佛,一边念佛一边走出寺院。寺院门口有一棵柳树,可能是一棵斜着生长的比较高的柳树,他就爬到柳树上,是因为不小心还是怎么样,他就跌下来了。跌下来之后,众人看见他头顶上出来一个童子,就是所谓的灵魂、神识,佛菩萨就把他接引上了莲花,往西方而去。到了西方极乐净土,是去成佛啊!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故事,这个案例鼓舞了很多人。

佛教中有一部经叫《观经》,也就是《观无量寿佛经》,这部经典其实也是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一个过程。这部经典的缘起非常精彩,非常戏剧化。

释迦牟尼佛在世时,有一位大护法,叫频婆娑罗王,他跟释迦牟尼佛是同年代的人,非常护持释迦牟尼佛。他有一个儿子,就是太子,名字叫阿阇世。太子受到提婆达多的教唆——提婆达多就是在佛教里面专门跟释迦牟尼佛对着干的,是一个谤佛谤法的反面人物。其实他是一个大菩萨的示现,但他演的是一个反面人物,专门叛佛、叛教、分裂僧团,还谋害释迦牟尼佛。他就教唆阿阇世王子:“你把你父王灭了,我把佛给灭了,将来你做新王,我就做新佛。这样我们统治天下,不是很好吗?”太子说:“我怎么可以杀我的父王呢?”

提婆达多就给太子讲他的来历:太子前世原来是一个仙人,在山里面。频婆娑罗王是大王,但是他的妻子韦提希没有怀孕,所以他就说:“我到了这个年龄,夫人还没有孩子,我将来的江山、国家委付无人哪!”就找了一个相师,说:“你看看我有没有后代。”

相师一看,说:“大王啊,你是有后人的。不过呢,你这个后人还有三年才能来投胎,现在正在山中修行,就是山里面的仙人,他的福报很厚。”

大王一听,说:“那不行啊!等三年,我年纪大了,等不及了!”他就派一个人去找仙人,请仙人早点来给他做儿子。

这个人就去了,说:“大仙人,我们大王有命,请你早一点给我们大王做儿子。”

这个仙人也是有神通的,他说:“你回去禀报大王,我还有三年才能去,现在还不行。”

使者回来禀报,大王一听就有点不高兴了:“在我的国家里面,一切都是归我所掌管,我给你面子叫你来你还不来,还要过三年。”他说,“你再去,带着刀,如果他答应就好,不答应就立即把他灭了,看他还来不来给我做儿子!”

使者带了一帮人去了,说:“我们大王有令,请你来宫中投胎,现在就去!”

这个仙人也知道啊,他说:“好,既然这样的话,那也没有办法。大王既然这样子,那你告诉大王,我如果这样去,对他有损害,他怎样对待我,将来我也会怎样对待他。”因果报应嘛。

这样,他就舍命投胎了。这个时候,宫里面韦提希夫人就有身孕了。夫人有身之后,王宫里面、举国上下都欢腾,国家终于有了继承人了!这时又有相师来看相,一看,说:“大王,此子对你有损!”意思是这个孩子可能对大王有损伤。那个时候还没生下来,相师一讲,大王又后悔了:“这样啊,他来了要谋害我,这不就麻烦了吗?”他就跟夫人商量:“这样吧,”他说,“你生孩子的时候,到楼顶上向天井里生孩子,让他掉下来,掉下来摔死了,我就平安了。”

然后,夫人就在楼顶上把孩子生下来。结果,生来下之后,这个仙人的福报很大,摔不死,就断了一根指头,“断指”的梵语就叫“阿阇世”。所以后来就喊他阿阇世,就是断了一根小指头的孩子。

提婆达多把这一番经历跟太子一讲,然后再教唆他。过去的那种怨恨马上从太子内心涌生出来,他就发动了宫廷政变,把父王禁闭起来,想让他活活地饿死。然后又拔剑想谋害他的母亲,因为他关他父亲的时候,他的母亲经常进去偷偷地送东西,水啊,粮食啊,他母亲来了,卫兵也不好拦,他父王过了二十一天还没有死。

阿阇世来问:“我父王怎么样了?”

守门人说:“他还挺健康的。”

“那是怎么回事啊?”

守门人说:“夫人经常来看他。”

阿阇世就很生气,说:“我母亲怎么跟贼在一起!”他对他父亲很有意见,所以就拔剑要杀他的母亲。你想想看,他这不是杀害别人,而是杀他的母亲!后来,大臣劝谏他说:“你为了有国位,杀害父王,这个还可以理解。那现在你母亲也没有王位,你怎么杀母亲?这是讲不通的!”这样他就把他母亲关起来,没有杀。

韦提希夫人在牢房里就很忧愁,所以她就向佛的方向顶礼——佛在灵鹫山讲法——说:“佛陀啊,我这样悲伤,我的孩子对我这样,我现在忧愁苦恼万分,你看你怎么来安慰我?”

佛陀有神通,就知道了,就来到王宫里——显现在王宫,讲了这部《观无量寿佛经》。

所以,《观无量寿佛经》就是以这个屠刀向母的阿阇世为缘起。十六观讲到最后的时候,讲了三种恶人:第一种是作恶多端的罪人,第二种是破戒的罪人,第三种是五逆十恶的罪人。这三种人,一生做的全部都是恶事,无作不恶,无恶不作,没有一点点的修持和功德。到了临终的时候,地狱的果报现前,地狱众火都燃烧了,经中说,他们只是念了十声佛、一声佛,就当下庄严地往生西方净土。所以这是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一部经典。

这样的经典,反映出佛教的慈悲精神。它不是故意地鼓励、纵容造恶,而是说,对这样已经造下了恶业的苦恼众生,有没有办法给他燃起新的希望。

刚才讲了,佛教的精髓是大慈大悲,这个总结非常凝炼。我想,我们佛教如果离开了大慈大悲,也就没有了佛教。虽然佛教也在很多场合被认为是智慧的宗教,但是智慧并不能普度众生的——有的人可能并不需要智慧,认为只要有钱就可以;有的人虽然需要智慧,可是得不到智慧,因为很愚痴,开不了悟。所以,如果必须有智慧的话,是度不了几个人的,像六祖慧能大师这样的可以,他一听,哦,开悟了!但是慈悲没有人不需要,没有人会拒绝慈悲。所以,大慈大悲才可以普度众生。

那么普度众生的“度”,也就是说一条河,有一个渡口,渡船把我们从河岸这边,渡到对岸去。所以,必须是可以平等、普遍地救度所有众生,那么这一定是要有慈悲的精神。

所以,只有救度了众生,众生心里的屠刀才能放得下,他才可以不去做恶事。如果内心没有被慈悲所触动,有些高素质、有理智的人,可能会克制自己不去作恶,或者少作恶;但是如果缺乏理智、素质比较低下、仇恨满胸、烦恼深重的人,可能连自己都克制不了,就会造下种种灾难性的社会事件,比如刚才所讲到的这些事情。特别像现在互联网很发达,信息传播得很快,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我们都看到类似事情。有的人会谴责,也有的人觉得很迷茫,不可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

作为出家人,我们听到这样的事情,有我们更深一层的思维。我们所思维的就是:这种现象的产生,其深层的原因是什么,以及应该怎样来解决这些问题。

屠刀其实是有两种:外在有形的和内在无形的。外在有形的还比较好办——它其实是因为内在无形中滋生的仇恨,内心已经有了一把刀,然后变现出外在的这个可看见的刀。如果我们只是在外面防止他,是防不胜防的。你今天防止了张三,明天还会有李四;你今天把他的刀拿下来,他明天可以再做一把。就好像一棵毒树,你把叶子摘掉了,如果没有把根切断,它还会冒出来。

所以,要根本解决这些问题,在宗教界,尤其是净土法门,尤其是弥陀的慈悲,在这里面会有一份独到的作用。所以,我觉得可以有以下四个层面:

第一个就是法律的层面。这个层面就是强制力,以国家、政府部门作为主体,这是政治的层面。对于这样的行为,当然是不能纵容,一定要有法律的界限,犯了过失,就一定要承担法律责任,这样会有所禁止。

但有的人其实是知道的,比如说杀害无辜平民,他不知道这是犯法吗?他是铤而走险,即使犯法,他也愿意去做。为什么?他内心就是怨恨难平。所以第二个层面就是道德的层面,通过德行的教育,激发人内心道德的约束力,他的德行增长,这样就不会来做这种事情。

第三个是因果的层面。有的人可能对道德的说教也无动于衷,那么佛教所讲的因果报应,善因得善果,恶因得恶果,比如刀杀无辜的民众,他觉得泄恨,甚至有的人内心有一种虚假的正义感,打着各种正义的旗号,或者一些宗教的旗号,造下这样的恶业,这一定有深重的果报在等着他。他如果了解这些的话,就会有警示的作用,就会终止。

这三个方面虽然都有它们的作用,但从究竟解决来讲,还是有不足之处,有的人可能连道德、因果报应也不相信。那我就觉得,我们净土宗弥陀救度的法门,可以慈悲地救度一切人。一个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内心充满了仇恨和烦恼,这样的人其实最需要的是慈悲和爱。这个慈悲和爱不是世间点点滴滴的,它一定是要大慈大悲,才能救活他这颗死亡的心。

我们中国人说“哀莫大于心死”,最大的悲哀是心的死亡。想到他居然去滥杀无辜,我们在指责、批评他的同时,我们想想看,其实他的心已经先死掉了。那么是什么样的心死了呢?是仁爱的心死了。就是说,他这个仇恨的刀,首先是让自己的仁爱心死了,慈悯的心也死了,良知的心也死了——如果他有良知就不会这样做,甚至理智的心也泯灭了。所以,他是把自己整个内在的根本的生命彻底灭杀之后,他才用这个刀,用更大的杀伤力,杀了更多的人。

所以,我们如果要救度大众,就要把他的恶心转换过来。我就感觉到,这是我们,尤其是我们弘扬净土法门的责任所在。如果他心中能够了解弥陀的慈悲,他未来就有生命,就有新的希望和光明。如果能够感悟到哪怕一点点,他的心立即就会软化,屠刀就“当啷”落地。这个时候就可以展现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这一面。

在弘愿寺,就有这样的例子。有一位出家弟子,他后来告诉我,他说:“师父,你真的把我救了!”他的母亲非常感动,因为他原来在社会上就是打打杀杀的,和人结了很大恶怨。他已经做好了杀人灭口的一个计划,正准备去实行,这时候他遇到了我们所讲的法,他一听就特别感动,来到寺院里。那时候来还没有出家,就希望我送一串念珠给他。我知道他是黑道上混的,觉得他能够回头念佛是很不容易的,我就拿了一串念珠给他。这串念珠他就时刻保留着。后来他就出家了。他的母亲也来到寺院,她说:“真的太感谢师父了,太感谢这个法门!不然我每天都不能安心。我只要听到有人吵嘴,只要看到有人打架,我的心脏病就要发作起来——那会不会是我的儿子?他会不会闯下什么祸?电话铃一响,我就想是不是又有人怎么样了。”他母亲这样过日子,他心里怎么能安呢?而现在这位法师非常慈悲柔和:这不是很典型的转化心的例子吗?

【中国网】

我们这个净土思想,对于消除人心里的仇恨,我觉得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其实,现在社会上有很多人,他心里有仇恨,也需要人给他化解。我就觉得,像一个生病的人,他得去找到一个好的医生才能够把他这个病消除;但有些人就是求医无门。我们怎么样能够让更多的人听到、感受到净土思想。这块您有什么想法?您是怎么想的?

【净宗法师】

谢谢,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这也是我个人以及我们这个团体日夜所思所想所做的。

就现在来讲,了解这个法门的人还是太少太少了。就像你刚刚所讲的,一个病人,他病入膏肓,但是他求医无门,他找不到。虽然有神医妙药,他找不到的话,仍然是没有效果的。

我们现在这个社会特别需要弥陀的慈悲。我刚才就说到了,当初我对这个法门了解之后,是有非常大的感悟的,有很大的触动,我就觉得,这个法门不仅是解决我个人的问题,它也能解决整个时代的问题,它能给所有众生内心带来光明、安慰和喜乐。所以,不单是个人需要它,我们这个国家也需要它。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可以讲,近一百年来是饱受深重灾难的,有外强的入侵,还有“文革”这样的事件。人们的心里,整个这一代人,都有很多的创伤。

我曾经写过一篇短文,说到:汽车轮胎破了,可以拿胶补一补;衣服破了,可以拿布来补;那么人的心受到伤害,破碎了,靠什么来补?只有爱心,只有慈悲,才可以把这颗破碎的心重新整合起来。所以慈悲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的,是任何人都需要的——不管是有钱人还是没有钱的人,不管是满怀仇恨的人还是被仇恨的人,大家都需要慈悲。有了慈悲,这个世界才会有和平,大家在一起才会清净,社会才会和谐。

现在来讲这个事情,也正是我们的责任——怎样把这个法门尽最大努力让更多的人知道。

另一方面,也希望更多人有像主持人你这样的认识,你能有这样的认识,也可以帮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动员起来,大家共同做这份事业。

当然,我们在教言教,这是我们本当承担的。我们不管是在报纸上、新闻上,如果听到社会上的一些恶性事件,第一个感觉:我们有责任,我们还没尽到责任,如果能早一点遇到他,或许我们可以让他的人生轨迹有一个转变,也许这些问题就解决了,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受伤害了。

当然,现在从传播方法来讲,印刷业、物流、网络,都提供了很大的方便。但还是靠我们发心,物质条件虽然具备,还是要靠我们的心来做。

另外也希望,在社会上,大众对佛法的认识能够更加正面、积极和肯定。

作为我个人来说,我还是仰靠背后看不见的力量——就是阿弥陀佛,他在怜悯着我们这样的众生。

在这个时代,既然这个法门出现了,而且成为众生的需要,它就会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就好像春天来了,这个地方有些小草很快先发芽了,那别的地方也会绿起来。我们盼望弥陀慈悲的春风尽早地吹拂到每个人的心里,让每一个角落都充满着慈悲的阳光和爱的光明,那我们这个世界就很好了。

【中国网】

是的,我们也希望这个净土思想能够更快地、也能更广地利益芸芸众生,传送到每一个人的生活当中。

净宗法师,刚才您提到了构建和谐社会,那么在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在为构建和谐社会努力着,也在为实现咱们的中国梦努力着。我们了解到,中国佛教协会的会刊《法音》上,刊登了您撰写的一篇叫作《净土法门的人间佛教观对建设和谐世界的作用》这样一篇论文。在这里,请您跟我们谈一谈,我们佛学在构建和谐社会的正能量方面,能够发挥哪些作用?

【净宗法师】

是的,现在提倡要凝聚社会正能量,包括提出中国梦,我觉得这些口号都是非常好的。当时我听到总书记讲中国梦,我第一时间就写了两句话——我是一个出家人,是一个净土宗的出家人,我就说:“复兴净土宗,我的中国梦!”如果净土宗能够复兴,如果净土法门弥陀的慈悲能够吹拂到每个人的心中,那我的梦想就算实现了。

我们这个社会是一个有机体。这个有机体的存在,它是一种健康、有生命力的存在,还是一种败坏形式的存在,这取决于正能量和负能量的消长。所谓正能量,就是对整个社会,它能引导向上,向善,向着清净、光明、真理、喜乐、平安,向这个方向发展的能量;反过来说,让我们心中有仇恨,有痛苦,有烦恼、黑暗、邪念、堕落、腐化,像这样的能量就属于负能量。在社会当中,如果正能量能够增长的话,就会平安,大家就会有幸福感;如果负能量弥漫的话,那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岌岌可危。所以,凝聚社会正能量特别重要。

在这方面,虽然讲凝聚,我觉得有四个层次:第一个就是凝聚,第二个就是激活,第三个是输入,第四个是传递。

什么叫凝聚社会正能量?在现实社会中,已经有了一些正能量,有一些仁人志士,有一些有慈悲爱心的人,有道德、慈善这些好的方面;但是他们都比较分散,在各个地方。那我们把他们集中在一起,这叫凝聚正能量。这就好像点点星火,各在不同的地方,它们可能没有互相感通,就觉得没有力量坚持下去,慢慢就熄灭了。像我小时候烧炭,一块块炭放在那个地方,很快就熄掉了。如果把十块、一百块放在一起,互相你燃我我燃你,就能熊熊燃烧,彼此温暖。所以,凝聚社会正能量,它就会有个良好的作用,这个很重要。

第二个层面就是激活,或者激发。就是说,这个社会正能量,在有的人身上还没有显示出来,但是人性当中有美德的存在,把他内在的美德这种正能量激活、激发出来,这样不就是增大了吗?打比喻说,就像一个木头,它里面有火性,可是你不去点燃它,它仍然是块木头。那我们就把这块木头点燃,就是把众生内在的这种善,比如说我们通过德行教育等等,把它引发出来,这样正能量就会增长,社会就会和谐、稳定。

前面这两个层面的能量是有限的,因为我们毕竟是普通人,而且在这个社会中,各种需求非常繁杂,烦恼也很重,有的时候就感觉到,以一个人的体温,要去面对一个严寒的冬天,就觉得太没有力量了;你就是想有这个能量,还是很弱的。所以第三个层面,就是输入正能量。输入像什么呢?就像地球,如果没有太阳输入能量,地球就一片黑暗、寒冷,没有生机,生命不可能存在。

其实每一个人内心是有两方面的:一方面是有佛性的存在;另一方面也不可避免地有恶性,所谓贪瞋痴心魔的存在。所谓输入的能量,以我们净土宗来讲,我们称念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又回归到这句名号,这“阿弥陀佛”四个字,如果讲能量的话,它就是法界里面最大的正能量,而且是无穷无尽的正能量。这四个字,翻译过来就是无量光明和无量寿命。那你想想看,这不就是能量吗?而且它是慈悲所流露出来的,是没有限量的,所以这个能量可以讲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任何人的心,就好像液化气的接口一样,如果来念阿弥陀佛,我们的心就跟阿弥陀佛总的能量库接通了,他的能量就会源源不断地输送过来。

那就有了第四个层面,我们就可以传递这份正能量,让阿弥陀佛的慈爱来到我们心中,“学佛大悲心”,向一切芸芸众生传递这一份慈爱的心,这个能量就传递出去了。所以如果我们这样来做的话,那就前景可观。

从我们佛教来讲,我觉得这四个方面都可以做。

首先,佛法的原则就是向清净的,向善的。在这个原则、信仰的前提下所聚集起来的人或者团体,它就是凝聚社会正能量的。比如说,一个有良好道风的道场,可以讲它就是社会正能量的一个聚集点。你到寺院里的感受,跟你到菜市场、火车站,那是不一样的,跟你到百货公司也是不一样的。你到寺院会感到清净,哪怕在佛像面前合个掌,哪怕你听一下风铃的声音,或者听到别人诵一部经,或者晚上听到撞钟的声音,或者是师父在那里唱诵,你就感觉心里好像洗过一遍一样,甚至你走进来就有一种感受,感到心好像得到一种抚慰。这就是一种正的能量从你心里面流过,就好像清泉石上流,你就感觉得到一种清净、法喜、柔软和喜乐。这是凝聚。

从激发这一方面呢,因为佛教的教理、教义和佛陀的慈爱,会感动我们的心。一旦我们的心与它碰触之后,心里面本来佛性的种子就会被激活,它就会呼应出来。人是会互相感通的,如果说对方是恶的,那我们也感受到恶,我们可能也会不高兴,他烦恼我也烦恼,他骂我我也骂他,他给我一个拳我也回他一拳,互相都是负能量。那么,换做微笑的、正的、佛法的,就能激活他的正能量。

第三方面,输入正能量,那一定是要通过念佛。像禅宗,开悟了,就是把自己的正能量激活;但若想输入,就是让所有的人都可以得到开悟这份正能量,那就不容易了。所以,每当我听到有人念这句阿弥陀佛,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他只要念这句阿弥陀佛,我就在内心深深为他庆贺和祝福,这个正能量照到他心里去了,这就非常非常地好。

然后我们在大的团体中,出家也好,在家也好,只要对这个社会抱有爱心,对生命抱有慈悲,都可以传递阿弥陀佛的名号。我觉得,阿弥陀佛的名号,它已经超越了宗教这个层面,当然更加超越国界、阶级。我们不可以理解为,阿弥陀佛就属于出家人,或者属于信佛的人;他是属于所有人的,任何众生,不管你信不信佛教,你都有权利念佛,你念了都可以得好处。阿弥陀佛对你没有任何的要求,也不要纳税,对吧?也不是说你一定要到寺院里去,也不是说要专门花多少时间,任何人都可以随口称念这句名号。

这样,在社会中,这句名号就像是春天的气息,会滋养万物。阿弥陀佛对我们的心有这样的功能和作用。

【中国网】

我们也希望我们运用净土思想,去点燃更多人的希望,这样就有更多的正能量。

净宗法师,最后呢,我们想再跟您探讨一个问题,就是现在说到,“心浮气躁”“追求奢华”,还有“功利强盛”等等这些词,很多人都习惯性地跟当下人联系,对吧?您是否觉得这几个词,不仅仅是属于当下,而是属于人性的一面呢?

那么还有一点,就是怎样运用净土思想来看待这些?对这些如何去加以引导?跟我们谈一谈。

【净宗法师】

是的,这几个词,应该说是人性中相对比较弱的一面,大家都存在着;但是在今天这个时代,它更加明显地反映出来。今天这个时代,物质是比较丰富的,当然我们不能说物质和精神就绝对地相反,但某种程度上,如果看表象的话,似乎当我们追求外在物质的时候,内在的精神好像是消耗了,显得比较空虚、空乏。所以,现在这个时代,就像你讲的,心浮气躁,追求功利。

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感觉到这几十年有天翻地覆的变化,人们的思想观念确实变化得很快。在我们小的时候,多少还有农村里面的朴实,现在回到农村,已经是有了非常大的改变了。当然,很多方面是好的,但是在人心这一方面,跟以前比确实没那么稳定,快速的节奏,更加浮躁,也更加焦虑。

这是一个社会问题。在这一方面,有的人抱有悲观的态度;如果以我们佛教净土宗来看,形势倒未必那么悲观。为什么呢?所谓“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天气越冷,松树就越显示它的挺拔和抗寒能力。佛教有末法时代——末法时代和所谓的世界末日是两个概念,就是说佛教比较衰微了,众生的烦恼更加深重了,现在就是进入了这样的时代。那么在这样的时代,其他法门,因为要靠众生自己的力量来修行,众生有心修行但无力修行,很乏力。净土法门是靠弥陀慈悲的救度,所以越是在这个时代,它越当机。也就是说,越是苦恼深重的人,就越需要弥陀的救度;越是烦恼深重,越是这个时代的人,越是这样心浮气躁,他内心里面向外追求,他能求得到吗?最后还是一场空,他还要回过来。那这个时候,就会有他的因缘,比如如果阿弥陀佛的慈悲感动了他,他的心就会沉淀下来。

所以我觉得,根本的解决方法,还是要把净土法门弥陀的慈悲,推向众生的心中。只有内心有了充实的幸福,才不会到外面去追求那些虚幻的东西;内在有精神上的富足,就不会追求外在物质上的感官满足。

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内心里面要有丰富的营养,而这丰富的营养,说一千道一万,都不能离开本质的慈悲。

【中国网】

谢谢净宗法师给我们的精彩演讲。我觉得,您今天对净土思想的精彩诠释,也必将给海内外的网友带来很深的影响。谢谢您!

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净宗法师也只能够说这么多了。

【净宗法师】

谢谢,谢谢,阿弥陀佛。我所讲的还是很浅的。

【中国网】

谢谢,谢谢,太精彩了!

———下集完———

本站微信号:foyou188,投稿请发QQ:1060129154

快速链接:弘愿寺印象弘愿寺体验感恩弘愿寺电子书念佛感应录问答安老,手机用户请滑到最上面点右侧菜单浏览更多内容。

法义文摘请看这,有些人不信佛可推荐看有鬼,敬请常念:南(ná)无(mó)阿弥陀佛

弘愿网声明:本站不是弘愿寺官方网站,与弘愿寺无任何关系,弘愿寺也未授权发布任何信息。本站资料来源互联网,本站只是作为一个受益于弘愿寺的粉丝建的一个个人博客,只是恰巧起名为“弘愿网”。
弘愿网初衷:不仅传播佛法,也让不了解弘愿寺的人,了解一个以振兴净土宗为己任的、真实的弘愿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