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路在何方 ——以弘愿寺为例探索未来寺院文化发展方向

文化,似乎很多人都在讲,但是又似乎没有一个人能讲的清楚。这说明“文化”这个概念本身所具有的广阔性和深邃性远超出了人类探究的能力。我想这是因为人类的全部即是文化,就像身在庐山一样,无法得窥全貌。在此笔者不揣浅薄,溯源近二千年来寺院发展的概貌,从中探求寺院文化的核心内涵并结合当今时代具体现象来展望未来寺院文化的发展方向。一、寺院发展及其文化核心内涵

中国有寺院始于东汉永平十一年(68年),白马驮经请来了竺法兰与迦叶摩腾,遂于洛阳建白马寺,供两位外国僧人翻译佛经、弘法布教。后历魏晋至南北朝,经统治者的大力推动,佛寺迅猛发展,“南朝四百八十寺”即反映了当时佛寺之兴盛。在此基础之上,各学派论师涌现,极大的推动了佛法的传播。

至隋唐八大宗派建立,佛教完成了中国本土化,其教理、教义系统成形,而各宗的“祖庭”也都成为当时佛学的中心,但大体上除了天台山国清寺,各宗寺院都在政治、经济发达地区。会昌灭佛之后,佛教日渐衰微,除禅和净土以其简洁、容易的修持方法而得以在民间广泛传播外,其他各宗几至灭尽。

南宗禅自慧能大师以降,南岳怀让(湖南衡阳)、马祖道一(江西靖安)、百丈怀海(江西宜春奉新);青原行思(江西吉安)、石头希迁(湖南衡阳)等都是偏居于岭南蛮荒之地,他们身体力行结合当时实际情况改规立制,建寺传法带动了当地的经济、文化发展;而净土一系的寺院则几无所存。致使宋以后以寺院为弘化基础的佛教发展成为禅宗独大而净土隐没于民间信仰之中的局面。

明清时期,由于时代因缘、众生根器等方面的原因,禅门流弊日盛,以明末四大高僧为代表的佛教有识之士力转佛教之巨轮由禅归入净土,至民国印光法师首倡专修念佛寺院后几乎各个寺院不论修持何宗都建有念佛堂了。

至此我们可以看出,寺院的建立初衷就是给僧人提供学习、修道、弘法的场所,而在历史发展进程中,寺院也始终以此为基础而延伸出各种建筑、绘画、雕塑、文学、俗讲等等文化形式,但究其核心内涵还是以僧人为主体的佛法的弘传流布,离此则寺院文化成为无本之源、无根之木。而中国僧人修持佛法其群体本身也经历了诸宗群起到禅宗独大再到融归净土的时代过程。

时代在呼唤、历史在企盼新时期的寺院新文化。

二、目前中国大陆主流寺院文化

中国大陆在改革开放落实宗教政策以后,各地寺院建设如雨后春笋,与之相随的寺院文化也呈现表面多样繁荣的景象,笔者认为目前来讲主要有四大类寺院文化:

1、旅游经济型寺院文化

一般由政府参与或成立相关公司建设以寺院、大佛名义为主题的旅游景区,如法门寺景区、灵山大佛景区等等;或地处名山大川,自然成为景区,如四大名山等。这类寺院文化就是旅游文化,甚至有些直白说就是经济文化,已经脱离了寺院文化所原有的核心内涵——佛法。

有些地方政府也单纯的追求短期经济利益,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完全忽略、无视佛法在社会生活中所能发挥的精神文明功能,甚至有的景区寺院没有出家人甚至临时雇佣“出家人”。这无异于饮鸩止渴,更加深了广大对佛法不了解的民众心中对佛教的误解,长期来说对佛教发展是一种破坏,从根本上也瓦解了旅游资源的基础。

2、传统丛林修学型寺院文化

在南禅独大的时代,绝大部分禅宗寺院都是修建在深山老林里,离世索居、独处清修,这有它独特的农耕时代背景。但在当今信息化社会,寺院文化必然要有与其相适应的发展才能彰显其弘法布教的核心内涵。佛法法门无量,在当今高速信息化的时代能广泛为大众接受、为大众修持的法门才是有生命力的法门,才能成为新时代寺院文化的核心。如同古代禅宗的发达正是因为它适应当时农耕社会的状况。

3、经忏佛事型寺院文化

这类寺院文化是清末以来积弊遗毒,自清世宗雍正帝取消度僧之限后,出家众鱼目滥厕、纲伦不振,不事生产、不学经教、不求解脱,唯以经忏佛事为手艺谋生,渐渐民间以为佛法唯此无它。其实从古以来寺院文化中,经忏佛事都是接引方便,从未成为主流。这种寺院文化形式是当前最大的弊病。

4、人天佛教型寺院文化

佛法之于所有其他法不共之处就在于其究竟解脱道。人间佛教在当时时代背景之下提出,有其特殊的时代意义,极大的推动了佛教的发展,尤其在社会认同度上对佛教有划时代的贡献。但是如果仅仅只是止于人天善法,那就不再是“即人间而成佛”的人间佛教,就变成了人天佛教,变成了披着佛法外衣的外道了。同时过度的用学术化方法来研究佛教而不是植根于信仰、扎根于解脱,必将把佛法带入完全世俗化的不归路。

总的说来,当前寺院文化中普遍存在寺院搭台经济唱戏、僧人建寺不讲法、大量法事活动以及佛法世俗化等情况。

我们建设了一大批没有灵魂的基础硬件设施,但我们能给来寺院的信众提供什么样的文化供养呢?

三、弘愿寺建寺理念与现状

敢问路在何方,寺院文化该何去何从。我想这是每个佛门弟子都会去思考的问题。下面笔者就安徽宣城敬亭山弘愿寺的建设为例来谈谈笔者自己的思考。

1、先有法再建寺

很多寺院都是建好了寺院找出家人来住持,找到了出家人住持再去找修学什么法门,弘愿寺的建设截然不同。净宗法师早年弘扬善导大师净土思想只是单纯的发心把法弘扬开,利益广大有缘众生,从来没有想过要建设寺院。但是随着因缘的逐步成熟,法师越来越感到这个法门的弘扬需要一座纯粹的净土宗寺院作为基础。由此登高一呼,因缘汇聚而建成了弘愿寺。可以说弘愿寺是先有法后建寺的。

其实从佛教历史来看,这是完全符合寺院形成规律的。在佛陀时代,出家人都是以佛法为归宿,以弘法为家务,四处游化。第一座精舍——竹林精舍建成时,常随佛陀的僧众已经有三迦叶兄弟一千多人,可知竹林精舍的建立是弘法因缘所感召的。中国名寺也大抵如此,绝大部分都是由大德高僧修学、翻译、弘法的需要而建设起来的。

2、一切从法生出

没有僧人的寺院,建的再富丽堂皇也不过是一堆砖瓦;没有法的寺院,建的再美轮美奂也不过是挡风遮雨的处所。弘愿寺座落在敬亭山“净峰”“一峰”环抱之中,“净”和“一”恰恰贴合净土宗一向专称的宗旨。

弘愿寺整体为仿唐建筑风格,端庄大气之余也表达了对净土宗宗主唐朝善导大师的怀念和感恩,山门寺额“弘愿寺”取自善导大师《观经疏》“要弘二门判”文,正门正面两方匾额“本愿称名”“凡夫入报”皆出于净土宗相承经典论释,从教、行、机、益四个方面把净土宗不共他宗的特色全盘展现。

山门背面正中匾额“涅槃门”出自善导大师《般舟赞》说明念佛直通涅槃佛果。一般寺院大殿都是“大雄宝殿”,弘愿寺大殿为“来迎殿”,义为众生称念,佛即来迎;两旁的匾额“正念直来”“我能护汝”出自善导大师《观经疏》“二河白道”喻。

大殿内只供奉阿弥陀佛接引像一尊,体现净土宗一佛一法一净土的宗旨,接引立像义出善导大师《观经疏》“立撮即行”之释——“若不举足以救迷,业系之牢何由得免?为斯义故,立撮即行,不及端坐以赴机也”,阿弥陀佛救度众生随时随地,不及端坐。

寺院两侧回廊内张贴都是净土宗法义相关内容,使信众、游客入寺时时都能得到法的熏习。

在日常修学上,寺院常年专修念佛,不做经忏法事,不搞旅游展览,一切以净土宗的教理、教义出发回归到佛法的解脱道上。

可以说,弘愿寺一切设计理念和实际建设都是为弘法而施设的,一切的运作都是从法生出回归于法的。

3、法为根的僧团

寺院文化的承载在僧人,如何建设优秀的僧团是中国佛教历来的根本问题之一。僧衣为法幢,僧人为人天师,这一切从根本上来说是因为僧人是承继佛法的主体,如果没有法,僧人不过是光头俗汉。一切僧才的培养、僧团的建设都应该也只能以法为根,从法中生长出来,同根而生的僧团自然是和合的僧团、自然是向上的僧团。

弘愿寺从建寺之初就以法为根,出版印制了大量法师讲经说法的光盘和书籍供大众学习,法师也常在寺院与大众共修学法,常时熏修一门深入,着力于建设现代化僧团。

4、以弘法为事业

相较于传统丛林偏重离世解脱的情况,弘愿寺积极深入信众开展各种讲经弘法活动,以积极的姿态弘扬弥陀主动、平等、无条件的救度,满足广大信众信仰上的需求。

四、略论未来寺院文化的发展方向

人之所以会迷茫是因为看不清方向。从以上分析论述,笔者总结认为未来寺院文化的发展方向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去思考。

1、坚持以执政党的宗教政策为准则

2、以信众的需要为出发

无论是西方马斯洛“人的五层需求”学说还是东方丰子恺先生“人的物质、精神、灵魂三层追求”都说明随着物质越来越丰富、人民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人的需求越趋向于向精神层面升华,而佛教作为信仰归宿会越来越被人所接受。

长期以来,中国佛教的发展大体呈现两极化情况,僧众尤其是高僧大德侧重义解而信众尤其是广大普通老百姓注重信仰。未来佛教的发展必然注重信众信仰方面的需要,寺院文化必须回归信仰层面才符合信众的需求。

3、佛教自身回归净土信仰

这一点笔者在第一节梳理寺院文化发展轨迹的时候已有阐述,再者在时代因缘的感召之下,善导大师开创的净土宗教法重回大陆,正是对这一发展轨迹的最好印证。

4、文化有沉积才厚实

文化需要长期的沉积才有厚重感,才能感染人。对于以佛法为核心的寺院文化来讲,法义的清净传承是非常重要的沉积。一脉相承的法义就是千年的沉淀,祛除杂质、醇香弥漫、沁人心腑,这才是真正寺院文化所具有的浸染力。

5、寺院文化看僧人

寺院文化的承载者和表现者是寺院的僧人,高素质的现代化僧团是寺院文化建设的关键所在,是寺院文化的支柱基石。僧团建设的基础与核心在于以解脱道的佛法为根本去培养、凝聚僧众,所以说僧人最终的归宿在佛法,寺院文化的根源在佛法,其他都只是佛法的延伸,不能本末倒置。

6、寺院文化的延伸

在解脱道基础之上,大乘佛法的慈悲入世精神正是寺院文化的延伸。现在很多寺院都运作或资助养老事业,以及在教育、慈善、环保等方面多有建树。这些都有很好的社会现实意义,是寺院文化的有益延伸和补充。

寺院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在历经千年风霜洗礼之后的今天该何去何从,似乎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看法。笔者力图通过溯源寺院文化本身的根本核心来探索寺院文化发展自身的规律并展望未来寺院文化的发展方向。

囿于笔者自身学识、见解之限,谨以此文抛砖引玉。南无阿弥陀佛。

——释宗杰, 弥陀喇叭 2017-01-09

本站微信号:foyou188,投稿请发QQ:1060129154

快速链接:弘愿寺印象弘愿寺体验感恩弘愿寺电子书念佛感应录问答安老,手机用户请滑到最上面点右侧菜单浏览更多内容。

法义文摘请看这,有些人不信佛可推荐看有鬼,敬请常念:南(ná)无(mó)阿弥陀佛

弘愿网声明:本站不是弘愿寺官方网站,与弘愿寺无任何关系,弘愿寺也未授权发布任何信息。本站资料来源互联网,本站只是作为一个受益于弘愿寺的粉丝建的一个个人博客,只是恰巧起名为“弘愿网”。
弘愿网初衷:不仅传播佛法,也让不了解弘愿寺的人,了解一个以振兴净土宗为己任的、真实的弘愿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