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弘愿寺出家的感受

(一)

第一次来弘愿寺的时候,已经快要到夏天了。

正值春末夏初之际,大地回暖,万物复苏;这便是我最喜爱的季节。三月的桃花,风光的江南,一切都好像如我所愿似的。出发的时候,和朋友一一道别,心里也安稳多了。于是便想起李白的诗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这便有“阳春三月下江南”的快意了。坐了九个多小时的火车,终于到了梦中的“江南诗山”——敬亭山,这是一个让人神往的地方。然而最让我向往的不是美丽的诗山,也不是谢公与李白,而是坐落在敬亭山南麓的弘愿寺。

弘愿寺是个清静的地方。

我是初来,又是独来的,自然是比较陌生;没有常住法师和居士们那样如数家珍似的,可以拎出许多都不知道的奇闻异事来。我也只好用“清静”这两个字来表达对她的热爱了。

(二)

能来弘愿寺,多亏了善缘阁。武老师,丁老师,还有申师兄,以及大众莲友们的鼓励和支持。在郑州,一般是很难遇到学佛的人的,即使是偶尔幸运遇到了,也是打着“学佛”的幌子,做一些不知道所谓“善恶”的事。善缘阁与别的不一样,是以念佛为主的。而且常常有弘愿寺发来的杂志和书,都是免费结缘的。看了之后,受益无穷。因此,我能来弘愿寺,得益于善缘阁。

在准备来弘愿寺的前几天,我是和父亲一起在开封“郑开·橄榄城”的工地上的。父亲的头发看上去已经是越发的苍白了,脸色又红了许多。也难怪,今年四十八了,属马的,本命年。据说本命年要穿红色的衣服,于是我将新买的红色内衣给了他;可是几天过去了他都没有穿,不知是不喜欢呢还是舍不得。大雾那天晚上,趁父亲洗脚的时候偷偷照了张相,发了微信,并附诗一首:

风吹雾来已晚春,老父年庚近四旬。

几度红尘风雨后,不知何日又逢春?

每每想起那日的情景,心中就更加的难受了。父亲知道我要来宣城,还特地向老板借了钱,带着我去鼓楼买衣服。其实,我心里是知道的,来弘愿寺是决定不准备回去的;而我却没有勇气告诉他以及所有的人来这的初衷。最后临走的时候还嘱咐我一些不爱听的话,可是我却偏偏领受了。午后的阳光在那天渐渐地变得暗淡起来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与父亲再相见。在回郑州的公交车上已近黄昏,听着苹果手机里的音乐,想了很多很多;仿佛命运就要在刹那间改变似的。

往事随风。明天过后,不知何处是归程?

这是临走的前两天,写在微信上的一句话;还有一张照片,是和帅东、德才,还有小光一起在关虎屯对面广场的合影。德才回复说,还是别去了。我说,不行啊。这让我想起当时小光说的话了。其实我也是不想离开的,舍不得。但我不能不舍得。

忽然又想起了谷雨将至的时候去柳林“天府宴语”酒楼参加同学婚宴的那天晚上,许多盼望已久的同学也都来了,这样的聚会也是很难得的;貌似我们好久都没有相聚在一起了。或许是曾经在大学期间担任过班长的缘故吧,感觉就如亲人一般,久别重逢。即使是长时间都不见面,也没有什么拘束的,依旧不生疏。但当到了离别的时候,就似乎又落入了“依依不舍”的陷阱里去了,久久不能释然。

所有的事情,仿佛已过去很久了;但又很恍惚。佛说“百千万劫”还一瞬间呢,这点儿时间又算得了什么呢。

(三)

我来到弘愿寺的第一天,便是阴雨绵绵的。

当天中午到客堂挂单,一位年轻的照客法师问我,我回答说:“我是郑州善缘阁的丁老师介绍来发心出家的,要见宗实法师”。于是他便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宗实法师就来了,我们简单地谈了几句。接着那位年轻的法师便领我到25号小寮房,走进寮房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仿佛似曾相识;他很像我的一位高中同学,个头差不多一米七左右,眼睛直愣愣的,炯炯有神,清澈而又圆润。和我一样,他也是发心的“净人”,在这一年多了。后来我问他的法名,才知道是叫佛行。而那位年轻的照客法师就是宗力法师。

下午当家师召集所有的僧人还有我们六位“净人”一起开会。谈到沙弥和“净人”出家之后离开或还俗,以及上网的事情;大概都是由于手机的缘故吧,说是要让交到客堂保管。

听了之后,刚开始感觉还是挺有道理的,后来我便有些心疼了。

客堂师父让我休息几天,然后再安排一些适合的事情去做。没两天便有点儿耐不住了,自己就跑到客堂去问,有没有事情要做的。客堂师父特别慈悲,什么也没有安排;于是悻悻而去。

后来遇到宗用法师,宗用法师和我是周口老乡;离我的老家太康不远,扶沟的。在我出生地的西南方向,我便晓得他就是我的贵人了。就像当家师说的一样,我们都是凡夫,没有“贵人”是不行的。

其实,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大贵人”,那就是我们的师父——净宗法师。关于师父,在这里就先不多说了;亲近师父的时光,大部分都是在扬州佛学院的时候。师父很慈悲,而且平易近人,就像师父在《一半凡夫一半佛》里写的那样:

“善知识是凡夫,我们才觉得他有血有肉,可亲可近。假如都是佛,会不会觉得高处不胜寒呢?

善知识是佛,我们才能完全仰凭,信任不二,乃至带领我们步入净土。假如是同我们一样的凡夫,怎么起信呢?”

因此,师父就是我们的善知识,大善知识。用大善知识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好。

——作者:佛文,郑州善缘阁 2014-08-08

按:出家并不是一定要介绍人,只不过聊天的时候顺便问到。当然,你也可以说“我是看了弘愿网上很多关于出家的文章,想来弘愿寺出家”,南无阿弥陀佛。

本站微信号:foyou188,投稿请发QQ:1060129154

快速链接:弘愿寺印象弘愿寺体验感恩弘愿寺电子书念佛感应录问答安老,手机用户请滑到最上面点右侧菜单浏览更多内容。

法义文摘请看这,有些人不信佛可推荐看有鬼,敬请常念:南(ná)无(mó)阿弥陀佛

弘愿网声明:本站不是弘愿寺官方网站,与弘愿寺无任何关系,弘愿寺也未授权发布任何信息。本站资料来源互联网,本站只是作为一个受益于弘愿寺的粉丝建的一个个人博客,只是恰巧起名为“弘愿网”。
弘愿网初衷:不仅传播佛法,也让不了解弘愿寺的人,了解一个以振兴净土宗为己任的、真实的弘愿寺。

发表评论